机床再制造产值

机床再制造的产值

机床再制造产值

“机床再制造人才成本太高,高科技人员愿意从事高质量、精密、盈利的再制造项目,但这只是机床再制造的一部分。在鼓励高精度的同时,希望大家更加重视中小型机床的再制造,否则很难形成机床再制造的产业化。”中国机电设备制造维修改造技术协会(以下简称“中国机械维修协会”)主席魏连成在2011年机床再制造产业化研讨会上强调了这一点。在“电脑锣加工|机械零件加工|数控机床加工|东莞高速电脑锣加工”研讨会上,相关专家学者表示,2012年将是我国机床再制造的关键突破时期,国内企业应及时把握市场,加强再制造技术的发展,同时大大提高企业竞争力,带来巨大的经济价值。

据统计,中国约有800万台机床。按照国际公认的淘汰率3%,每年约有20万台机床进入再制造市场,其金属总重量将超过150万吨。十二五期间需要再制造90万台机床,实现循环经济生产模式,节约资源。工业和信息化部节能与综合利用司综合司副司长王小洋出席了研讨会,他说:“中国是机电设备制造的消费大国。目前,再制造已经从一个不知名的行业发展到了行业,但是企业和用户对再制造的认识还是比较浅的。在当前中国市场的资源配置环境下,再制造产业发展的关键在于市场。有关部门要积极引导企业,支持行业发展,在较短时间内扩大市场容量。”

重型机床起主导作用

在座谈会上,工业和信息化部批准的机床再制造4家试点单位:——武汉重型机床集团、重庆机床集团、武汉华中自动控制有限公司、湖南玉环同心数控有限公司分别汇报了各自在再制造生产中的运作情况和遇到的问题。从四家企业的主营业务来看,我国机床行业的再制造仍集中在重型和超重型机床领域。

重型机床再制造在节约资源和发展循环经济方面具有明显优势。一般来说,重型和超重型机床消耗巨大的钢铁资源,再制造可以节省部分机床60%以上的能耗。同时,重型机床的再制造周期一般为3~6个月,可以利用70%以上的残值。再制造机床的成本比同类新机床低70%左右。再制造周期短、成本低的特点尤为明显。电脑锣的加工|机械零件的加工|数控机床的加工|东莞高速电脑锣的加工,重型机床的大量基础零件具有耐用性和稳定性,尤其是床身、立柱等零部件,保证了再制造机床基本性能的稳定性。

拥有30年重型和超重型机床再制造经验的武汉重型机床集团,自2010年4月成为试点单位以来,已承担了12家企业16台机床的再制造,利润近千万元,其中包括在冶金和重工业领域的成功应用。近年来,重型机床的再制造逐渐规模化和系列化。再制造可以大大提高原有机床的性能,减少用户的资金投入。

武汉华中自动控制一直以机床再制造为核心业务发展。到目前为止,它已经完成了转型和再造

早在80年代,吴忠就开始涉足机床大修改造,积累了丰富的技术和经验。搬迁改造前,由于产能限制,吴中一度放弃了很多再制造业务。搬迁后,吴中成立了专门的子公司,专门从事再制造业务。新公司占地8000平方米,主要承接机床大修、改造和再制造业务。在成为工信部机床再制造试点单位的过程中,吴忠在部分省市设立了设备维修站,试图为技术力量薄弱的用户企业提供机床再制造服务。

明年将是武汉重工再制造产业的关键突破期。随着专业再制造子公司的全面开放和营销保障措施的实施,武汉重工明年的再制造产值将达到1亿元。届时,机床再制造将真正纳入武汉大学经济增长板块。同样,重庆机床的再制造业务已经占到总销售额的5%~8%,成为重庆机床不可或缺的产业内容。

作为民营经济进入机床再制造领域的代表,华中自控认为,要让再制造的机床得到用户认可,就要让技术改造后的旧机床达到新机床的标准,并与新机床进行同样的服务配合,让用户坚信再制造的机床可以像新机床一样使用。基于多年的经验,华中自动控制不仅简化和规范了再制造机床的生产流程,而且更加注重延伸和构建再制造机床的服务链。湖南玉环作为民营经济的又一代表,为富士康的Iphone4生产线提供了80多台再制造机床,充分体现了再制造产品的技术和服务能力。

王小洋充分肯定了民营企业在再制造行业中发挥的作用。他认为私营经济越早进入,行业发展就越快。

市场上有很多障碍

尽管重型机床再制造的市场活跃程度较高,但依然面临重重困难。有关企业也纷纷表示,很多困难都需要依靠国家和政府的层面解决,机床再制造需要更多的宣传和引导。

武汉华中自控副总经理陈灿说:“由于至今没有政策性的定义和行业标准,市场和用户对再制造的概念依然模糊,用户对再制造产品心存疑虑,特别是对精密、复杂机床再制造后是否能够达到预期效果持保留态度,这也使得用户选择再制造的意愿并不强烈。”

同时,部分用户无法理解再制造产品和新品的区别,对再制造产品的服务、售后和使用时期也心存疑虑,加之行业没有统一的定价标准,极易造成市场的低价竞争。较低的价格无法保证项目投入,再制造产品质量良莠不齐更加难以保证用户的信任。

而对于机床再制造企业而言,个性化的客户需求造成了再制造业务单品种、小批量的特点,很难形成产业化。再制造的过程中,拆散的零部件难以摆放,占地空间大,不利于生产的二次管理,也影响到新设备的投入。对于武重和重庆机床这样的生产型企业而言,再制造业务和新品业务的矛盾日益明显,激烈的市场竞争让企业不得不将更多的精力投入在新品的研发和生产上,往往会担心再制造产品对其新产品造成冲击。

此外,废旧机床的物流体系建设仍然处于初级阶段,旧机床的回收和再制造机床的销售都没有顺畅的渠道。同时,旧机床不可抵税,而销售再制造机床又必须缴纳全额增值税,企业税收压力巨大。而销售额只能计算增值部分,企业规模和产值都很难做大。相关企业也期望国家能给予机床再制造相应的税收减免政策。

产业化路在何方?

由于再制造单件、小批量的特点,使得机床再制造在量大面广的中小型机床领域反而不得“要领”。北京圣蓝拓数控技术有限公司总经理宋松坦言:“一台数控车床再制造的成本已经远远高于生产一台数控车床的成本,因为每台废旧机床的属性都不尽相同,所以对中小机床的改造很难与批量化生产相抗衡,价格劣势明显。”

无法在数量更为巨大的中小型机床领域打开局面,也是机床再制造实现产业化的最大阻碍。

机床再制造企业普遍认为相关部门应该从循环经济的角度加快推进机床再制造产业发展,鼓励机床制造企业进入再制造市场,尽快给予明确的优惠政策支持,如税收优惠、财政补贴;规范机床再制造的行业标准和技术标准,规范行业行为;推动机床再制造产品认证和企业认证。更重要的,通过国家层面,提高用户对再制造机床的认可度,电脑锣加工|机械零件加工|数控机床加工|东莞高速电脑锣加工使用户对机床再制造的可行性和项目价值的合理性有更清晰的认识,提高用户对机床再制造市场的判断力。

重庆大学的曹华军教授多年来一直关注机床再制造产业,他认为:“欧美等国已形成了较完善的旧件物流体系,再制造商通过各种渠道回收废旧机床,评估价值、重新设计、制造完成后打上‘再制造’标签,重新进入市场销售。”这样可以避免国内多数用户担心的再制造产品“假冒伪劣”的嫌疑。实际上,国内再制造产品定位、监管、认证等体系仍然缺失或不清晰,而这些政策都有待国家给予更多的扶持。中机维协名誉理事长郑国伟则建议在工业相对集中的地区建立统一废旧机床回收站,由国家统一回收、配送给再制造企业。

魏连成表示,中机维协也将通过自身的资源优势,为企业搭建一个再制造的信息交流平台,共享市场动向及政策发展。而鉴于机床再制造的生产模式,他还强调,机床再制造的产业化标志应该体现在产值上而不是产量,这一观点得到了广大企业的认同。

机床再制造的产值

机床再制造产值
CNC加工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houcheting.org.cn/6000.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